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婚恋导读>媒体报道>结婚难、结婚贵对女性发展的影响

结婚难、结婚贵对女性发展的影响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5-24 11:35

——复旦大学教授任远解析当下婚恋热点问题

 

 

观察全国各大城市常年人潮如织的“公园相亲角”,“结婚难”的现象可见一斑。

 

■ 韦彩芬

■ 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 丁秀伟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传统思想,结婚本是当事人双方及家庭的私事,近年由于“光棍”、大龄单身女性婚恋问题,以及“天价”彩礼的出现,结婚难、结婚贵成了热门的社会话题。结婚难还是结婚贵?造成这些现象的根源又在哪里?这样的社会现象对妇女生活和发展有什么启示?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采访了上海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副所长任远教授,他将从深层次的社会根源上剖析结婚难、结婚贵背后的原因,并讨论对女性发展的积极和消极影响。

 

男女性别数量比并非结婚难、结婚贵的根本原因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末中国大陆男性人口70414万人,女性人口67048万人,男性比女性多出了3366万人,男女比例严重失衡。从统计数据看,似乎人口数量的性别失衡造成了“光棍”问题。

 

“男性和女性的数量当然影响婚姻,但婚姻更主要的是一个社会过程,不简单是男性和女性数量问题。应该重视婚姻问题的社会性和复杂性,实际上婚姻困难的主要问题更在于社会生活本身而不是人口数量。造成当前结婚难和结婚贵,主要是由于人口迁移、教育、就业、文化变迁、经济收入等因素的影响。”任远认为,从总量上看,我国人口出生性别比在1980年大概是107左右,到了1990年“四普”的时候提高到111左右,由此可以推算出,当前由于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带来的婚龄时期男性人口总量失衡大约为300~400万人。我国男性的初婚年龄大约是27岁,比女性大2岁,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后的男性队列进入婚姻市场时间并不久,出生性别比失衡对婚配性别比失衡的影响实际还并不显著,而且在婚姻年龄人口总量上也还并不存在女性的显著短缺。

 

“对未来的人口性别比和婚姻来说,出生人口性别比的失衡确实会对婚姻市场产生影响,且随着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的人口队列更多地进入结婚年龄,这个压力是会增大的,但是,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对结婚难的影响也并不应该过分夸大。”任远表示,实际上,婚姻市场会有相当大的弹性来应对出生人口性别比的失衡。例如,男性和女性的婚龄模式将会变化:原来的婚姻习惯中,男性往往比女性大2~3岁,但是随着婚姻观念改变,男性有可能和更大年龄的女性结婚,男性也有可能与更小年龄的女性结婚,男性和女性的结婚年龄模式更加差异化。总体而言,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造成男性人口对婚姻市场挤压的影响,相对于婚姻市场的内在弹性而言,是一个问题,但并不构成非常突出的压力。

 

受教育程度的不同影响了男性与女性在婚姻市场上的境遇

 

“光棍”可以分为两类,一类被称为“钻石王老五”,他们不是找不到异性,结不了婚,而是主动地不想结婚;另一类就是人们通常认为的娶不到老婆的“光棍”。“光棍”问题的主要原因,是这些人口在婚姻市场上没有竞争力,根本问题还是受教育程度低和贫穷,不是在人口群体中缺少女性。

 

任远告诉记者,人口迁移、受教育程度低、经济收入水平低都是造成男性结婚难的重要原因。比如在农村地区和人口流出地区所带来的结婚难,很大程度上不是由于出生性别比所带来的婚配性别比的失衡,主要是由于人口迁移,特别是女性人口迁移之后在其他地区结婚和沉淀的概率比较大,造成了本地男性在婚姻市场上难以找到合适的配偶。

 

教育也会改变男性和女性的婚姻,教育程度的提高会带来男性和女性结婚年龄的推迟。“光棍”和大龄单身女性实际上是在原来认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龄,仍然表现为单身。实际的问题是现在结婚年龄推迟了,所以在25~35岁中的男性和女性未婚率提高了,但是在更高的年龄段上,绝大多数男性和女性都还是结婚了。

 

任远分析认为,大龄女性的过度单身问题也不是说女性在人口市场上找不到男性,而是她们对自身和家庭的生活有更独立的意识,如果达不到要求,她们宁愿选择单身,甚至不少女性觉得单身就是很好的。

 

由于受教育水平提高,女性独立意识、女性社会地位得到提高,婚姻观念也随之改变。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女性的婚姻观念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以前绝大部分的女性35岁前都结婚了,现在仍然有一部分30~35岁的女性未婚,女性终身未婚率也略有提高。

 

“女性在传统的婚姻模式之下,是作为家庭的附属品甚至是家庭的私有品。女性在婚姻中具有比较强的依附性,结婚前依附于父母,结婚后依附于配偶。随着教育水平的提高,女性的独立性得到发展,女性在婚姻中的平等性和地位也得到提高。某种意义上,大龄单身女性的增加是女性独立性的提高和女性发展的积极表现。”任远说。

 

货币经济带来了女性的“异化”,结婚成本对婚姻影响深远

 

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度化,社会进入深度的货币经济、深度的商品经济,一方面我们看到了女性发展的积极现象,在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女性主动地,或被动地“异化”。以前女性依附于父权社会,现在女性依附于货币经济。

 

对于增加的彩礼价格,任远认为“彩礼”其实是女性商品化的符号。在较发达地区,房价贵,结婚的成本贵,但是女性的“彩礼”费用是相对较低,在西部地区等欠发达地区,房价虽然便宜,女性的彩礼却相对较高,这说明了女性在这些地区更加“商品化”了。所以商品经济增加了女性的“商品化”,而只有通过进一步的现代化,增加了女性的独立性,才能改变女性在父权社会和商品经济中的“异化”。在现代化程度较低的地区和商品经济渗透社会,会进一步带来女性的商品化。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未必就一定会带来女性的发展,女性异化加剧。“这是货币经济和商品经济对女性发展的威胁,彩礼的实质是,女性本身在市场经济被商品化了。”任远说。

 

包括彩礼在内的结婚成本提高,即结婚贵,也会影响“婚姻难”。例如,对于婚房、彩礼成本提高,会导致一部分人选择同居式的配偶关系而不是婚姻。婚姻成本影响了配偶的居住方式,房价提高,人们的同居率会增加,结婚率会下降。而且现在选择同居已经不会遭到旧观念中“败坏风气”“不正经”等指责,同居现象已经日益正常化,也使得更多的人选择同居,从而降低结婚率。因此,“部分看似‘光棍’、大龄未婚女性的人群实际上是有配偶的,并不属于单身人群,只不过他们统计为未婚而已。”

 

“房价不可能无限地增长下去,总有一天会降下来,结婚成本也一定会降低下来,会帮助结婚贵、结婚难问题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任远解析说。

媒体报道

成功故事

更多>>